吃糖灵感来的快
不ky不踩雷混圈杂好说话

愿同归(4)[晓薛]

@隔壁家的小鱼仔

※天乾魂归晓×地坤失忆洋

※私设道长的眼睛是用洋洋魂补的,洋洋的眼睛还在但是看不见的

※血液依赖梗

※突然来的脑洞,(也可以说是对送来的光明的扩写)不喜勿喷

※沙雕大型错字现场

※想到以后再补

[1]

     “喂,你就没想过我们住哪里吗”薛洋双手背在脑后,吧唧着嘴里叼着的嫩草

     “有你在,我不用担心我会露宿街头”阿箐不恼,好声好气带着路,“倒是坏东西,瞎了眼还能逍遥……我是不是该叫你大瞎子?”

     “去去去,小瞎子别嚎”

 ...

生活终于让我对洋洋和道长下手了
我今天还画上瘾了×
疑似情头???

酥糖[晓薛]

※现pa,22岁店主晓×18岁学生洋

※沙雕文风短小情节,无逻辑无厘头甜饼

※不喜勿喷不ky

※ooc了请轻点打我

※想到的放后面

※啊啊啊食用愉快


[1]

     前年

     晓星尘才20岁,是个大二的学生。生活所迫不得已打工兼学。为了挣钱学习两不误,特地在一家甜品店上班。老板娘人很好,知道他的不容易,于是让他抽空过来打理打理,招呼顾客就成,毕竟学业重要,毕业后的工作可不能开玩笑。晓星尘总是笑笑说自己没事,他觉得这一份工作非常适合自己,打趣的说自己以后也要开一家甜品店。

………

   ...

愿同归(3)[晓薛]

@隔壁家的小鱼仔

※天乾魂归晓×地坤失忆洋

※私设道长的眼睛是用洋洋魂补的,洋洋的眼睛还在但是看不见的

※血液依赖梗

※突然来的脑洞,(也可以说是对送来的光明的扩写)不喜勿喷

※沙雕大型错字现场

※想到以后再补

[1]

     “坏东西,你真的要走吗”阿箐用竹竿戳了戳坐在床上揉着头的薛洋

    “嗯,跟你有关系吗?”薛洋将竹竿推回去,“别以为老子瞎了不知道你打我”

     “切……当然与我有关系了!你行凶作恶,我必须要替道长好生看着你”

   ...

你能摘星星吗[晓薛](生贺)

※现pa校园,给洋洋的生贺(轻点打我)

※温柔晓×记仇洋

※假abo设定(???)

※我这次写的真的很沙雕(重点)

※沙雕文笔老套剧情不喜勿喷

※道长真真是白切黑!

※想到的再放后面

[1]

      七月假期,X中学至今为止还是未放在校的学生一条出路。炎炎夏日里充满了同学们的抱怨。谁会乖乖补课?为了安抚学生们的心情,学生会举办了一次校园夏日祭的活动解解压 [2]

     “喂,小矮子!”一位名叫薛洋的高二生喊住了面前这个娇小秀气的男生。男生叫金光瑶,是他们班的文娱委员

  ...

愿同归(2)[晓薛]

@隔壁家的小鱼仔 (对不起我鸽了)

※天乾魂归晓×地坤失忆洋

※私设道长的眼睛是用洋洋魂补的,洋洋的眼睛还在但是看不见的

※血液依赖梗

※突然来的脑洞,(也可以说是对送来的光明的扩写)不喜勿喷

※沙雕大型错字现场

※想到以后再补

[1]

     “嘶………”薛洋只觉得胸口刺痛,无力倒回硬硬的床板上去

     “坏东西,你醒了!”阿箐见薛洋醒来,高兴地跳起来,“说晕倒就晕倒,你以前折腾我的劲去哪里了?”

     “你……你是谁?”听声音是那个带路的女孩,总会和脑海里蹦...

愿同归(1)「晓薛」

※天乾魂归晓×地坤失忆洋

※私设道长的眼睛是用洋洋魂补的,洋洋的眼睛还在但是看不见的

※血液依赖梗

※突然来的脑洞,(也可以说是对送来的光明的扩写)不喜勿喷

※沙雕大型错字现场

※想到以后再补


「1」

        义庄的破道观里

      “咳咳……该死的”薛洋感觉自己越来越力不从心,连走路都走不稳,太没用了

      他凭着记忆里的感觉朝木棺的方向望去,心想着已经喂足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心头血,里面躺着的白衣道士或许会...

猜猜道长把洋洋怎么了
晓星尘:阿洋
薛洋:你…你干嘛!/脸红
(私心晓薛,欢迎无奖竞猜呐)

送来的光明(2)「晓薛」

※有小天使问后续,真巧我也没写完

※想到别的我放文末发

※道长真真是那种白切黑

※沙雕文风


「1」

         小院里

         晓星尘怀中正抱着一只小家伙啃着糖葫芦

       “小星星,快到我这边来!”小家伙薛崎拍手示意小狗跑到自己的方向,可有谁会想到这个小东西却抢走了自己嘴里一串都没来得及啃的糖葫芦。

      ...

吾妻——小友阿洋
晓星尘:阿洋/痴汉笑
薛洋……你怕不是个傻子
(很早就想画了!动作有参考)

1 / 4

© 宅纸张 | Powered by LOFTER